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色海藻的博客

三千年读史,不外乎功名利禄,九万里悟道,总归是诗酒田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来谷子的童年,也恰是我的童年  

2013-06-18 22:10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屋后面是一口井,小时候深幽幽的让人害怕......

老老屋的旁边有一个园,那时我们都叫她杏园......

 我常将杏园比作鲁迅的“百草园”。尽管杏园里没有 “覆盆子” 和 “木莲们” 以及 “高大多的皂角树” 之类东西,可槐树、杏树、梨树、桑树、高大的梧桐树、鬼子芋头......蟋蟀、叫天子之类东西应有尽有......她虽然没有鲁迅笔下的 “百草园” 的名气,在我心中的 “杏园”,却远远胜似那个 “百草园”。

 冰雪消融,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不久,杏园则热闹起来了。小草渐渐露出了嫩嫩的芽,果树的枝桠萌动了,树叶花儿慢慢攀上了枝头,引来蜂蝶翩翩。手持弹弓,蛇行园中,不时张望,寻觅猎物,在蜂蝶起舞处,突然一只黄雀飞来,落在枝桠,蜂蝶飞走了。当举起弓,拉满弦,刚发弹丸,黄雀却跳到了树梢......如此几个回合,最后还是被鸟儿飞走了。梨花落了,杏花开了。当小杏宝宝落草时,梨子则成了一小小的拳头。杏子渐渐长大,桑树却长满了桑葚,美丽的叫天子,盘旋上空,欢呼在春天里......

 我常常呆在园里,和这些小生灵在一起,流连忘返,常常忘记吃饭,有时害得奶奶唤着我的名子到处找.......龟子芋头,是绝不会忘怀的,鲜芋头(也叫鬼子姜)腌成咸菜脆生生的,美味可口......梧桐树,根深叶茂,麦收结束,树上满是知了,烈日当空,中午时分叫的最凶。那时,我是不午休的,和伙伴们一起,浑身泥土,满面汗水,爵面筋,粘知了,捕获美味佳肴.....

 杏子熟了,累累的麦黄杏压低枝头,从茂密的叶子里露出真容......此刻,我和小伙伴们猿猴一般,攀援树枝之间,摘满衣兜,每人犬坐一树丫,飧而食之......但我们是不会饱餐的,因为老人们时常叮咛杏子不能多吃,吃多了是伤人的。“桃养人,杏伤人,李子园里抬死人” 的俗语早已留在幼年的记忆里。不过,也有忍不住诱惑吃多难受的时候.....

杏子没了,梨子便慢慢长大......仲秋到来,弯弯的枝头上金黄金黄的.......秋风阵阵,叶稀果硕,放出耀眼的光.....

这就是我的百草园,如果说,“百草园” 是一锦绣长卷的话,那么,村西的 “藕湾”,则就是这锦上的一朵花......

我家西面紧靠一银元形的池塘,家人叫它藕湾。据说风水好,穷困过去,能吃上饭,都说得了 “藕湾” 的济。一直到现在,迁到城里住了,过上了幸福生活,母亲还时常提起。至于现在的足食丰衣于此湾有无关系,不可深究,也不想考证。不过那确是我的水上乐园......

记忆深处最早的时候,藕湾里夏天满是碧绿的荷叶,粉红的藕花零星点缀其间,阵阵微风拂来,藕花如同仙女般在一片碧绿中翩翩起舞,阵阵的藕花清香满满的沁人心田,想想都是那么悠然舒坦......

后来母亲说起,那时还是村干部的父亲为了我们一家的温饱,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下到莲藕湾里偷偷的摸回一抱莲藕,我们姐弟三个着实美美的饱餐了几天,我问母亲好吃吗?母亲只是淡淡一笑,没有回答......

后来的许多年我才暮然体会,为了我们姐弟三个,可怜可敬的父母肯定是没有吃过啊......

春夏塘岸,槐柳青翠,柳絮纷飞,稻谷飘香;芦苇丛生的水岸,满是洗衣女,嬉水声,揉布声,槌布声,嘻嘻呵呵......盛夏来临,便成了男子的天下,赤条条的,有的蛙游,仰泳,不少的孩子踩水齐胸。有的打着嘭嘭,倏尔一个猛子扎下,却像鲤鱼打挺,煞是惊险热闹.......执子海洋......秋来鱼鲜虾肥,捕鱼摸虾,如偌大一个阳澄湖,尽管没有小船舟楫,却美不胜收,飧食垂涎......

那时最让人兴奋的还是放水捉鱼,大人们将湾里的水放的只剩下一小湾,大鱼小鱼拥挤的翻滚腾挪,拍打的浑水哗啦啦乱响。大人小孩全都像泥人一样,欢呼雀跃的跳进湾里捉鱼,捉泥鳅。而我那时太小,只好在岸上帮着父亲看着脸盆里的战利品,鲫鱼,鲢鱼,泥鳅,之类的应有尽有......

 梨子收获后,秋凉渐起,落叶纷飞......黄莺叫天子之类早已不知何处去,昔日莺歌不再......随着寒气的来袭,我的 “百草园”,却十分冷清,除了几只麻雀,时而盘旋秃枝,时而地下觅食之外,就连以前随处可及的蟋蟀也不见踪影......西面莲藕湾更是一片沉寂,独自塘岸,步行园中,满目怆然.....百思不知其故.....但大雪过后,和小朋友一起,堆雪人,打雪架;跟父亲一起,扫开雪地,撒上食物,用筛子扑捉麻雀的情景,尽管已入不惑之年,仍常常重现于梦境之中......

 我的 “百草园”,早已面目全非,现在西面的藕湾,早没了过去的影子已被填平盖上了新瓦房。走过杏园旧址,徘徊汶河水岸,环顾四周,西面天空露出夕阳,连绵横亘的高崖水库长堤,儿时旧忆历历似在眼前.......重回记忆,那片天,那点地,几间老屋,那棵古树, 那口老井,潺潺汶河水,还有那些一起玩耍的柱子、二愣子以及那个常常站在门口拄着拐杖,掠着白白胡须的老爷爷......收回思绪,已不见当时小径,但确是似从相识燕归来......

 以后的许多年里,我去过祖国各地,游览了不少名胜古迹、名山大川,也常常面对大海高喊…..什么苏州园林,什么苏堤春晓漫步,即使再美丽,也不如我心中的 “杏园” 和那个 “藕湾” 所占的分量......

 噫!人生启蒙如斯,从此地出发,开始认识这个世界,慢慢知道了春夏秋冬, 渐渐懂得了日出日落,花开花零......以及做人处世之道......杏园一草一木,藕湾的一虾一鱼......儿时的记忆恰似天上星光点点,若隐若现,永不磨灭。唐代诗人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中写道: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......” 可我的 “百草园” 一去不可复返了,然而她却像人生初恋,永远留在记忆深处......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